宋君华 与毛线结缘40年
发表时间:2018-06-28    来源:今日桐庐

  辫子针、长针、短针……黄色的蕾丝线在宋君华的手中好似有了生命,线在钩针间的一穿一梭间,短短3、5分钟一朵清丽的小黄花跃然指尖。“每一个花瓣都需要5个辫子针、5个长针。”宋君华拿着小花介绍,“这些都是玩偶裙子、蝴蝶结上的饰品。”

  说起宋君华与毛线的缘分,可以追溯到40年前。

  兴趣

  40年前,宋君华只有10来岁,当时的她正在读小学。她从小对手工制品怀有浓厚的兴趣,母亲在打毛衣时,她常蹲在身边细细观察,兴致上来了,还缠着母亲教她最简单的针法。那是70年代,一批桐庐的知识青年下放到祖国各地,宋君华熟识的一个阿姨就下放在黑龙江,她每年回桐庐探亲时都要在她家住上一晚,告诉她一些东北的见闻趣事。宋君华11岁这一年,这个阿姨照例从东北回来在她家住,这天晚上,她接触到了一个影响她大半辈子的东西——毛线玩偶。

  那是宋君华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玩意,随着阿姨上下起伏的手,不多时,一个玩偶的雏形就显现出来了。“阿姨,你能教教我吗?”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宋君华眼角眉梢尽是笑意,当时这样的一句话,为她的毛线生涯开了口,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阿姨看我很有兴趣,也很愿意教我,她把最简单的起针教给了我。”然而单单一个起针已不能满足宋君华的兴趣,来年她请求阿姨为她带来了一个钩针。那是她用过的第一个钩针,她就用它练习一些简单的长针、短针。

  1980年,宋君华参加了工作,亲手织一个毛线玩偶成为了她一个心愿,即使过去了多年,她仍耿耿于怀。当第一个月的工资拿到手时,她到杭州买了一本上海出版社出版的《钩针编织》,那是她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第一本关于手工制作的书,相当宝贝。“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8元,这本关于钩针的书可要5毛钱呢。”宋君华把这本书当作宝贝,一直保存至今。“现在看来5毛钱毫不起眼,但在当时,一斤肉只需4毛钱,一斤米只要1毛钱,这一本书的价格比一斤肉还要高。”

  外人并不理解宋君华的行为,但宋君华知道,这是她唯一的爱好,她舍得也愿意花这个钱。

  说来也奇怪,宋君华与编织可能真的有不解的缘分,虽说她没专门地学过钩针编织,但一翻开这本书,书中的符号与数字她竟都能看懂,看不懂的地方就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她用这本书上学到的钩法钩了一个电视机罩,白色蕾丝的式样,很是精美。

  “第一次钩出成品,内心充满了巨大的成就感。”当布罩完工时,宋君华对第一次制作的作品非常满意,练熟了手,她又陆续做了台布、布袋。

  传承

  1983年,宋君华所在的单位在开元街开了第一家儿童服装商场,身为采购人员的她经常要往来杭州、上海,工作虽辛苦,但她却乐此不疲,去大城市意味着可以买到更多手工编织的书。短短几年间,她买了上百本书,即使是日文原版的书,她也靠着自己摸索一点一点看懂它。此时的宋君华已不再满足于编织一些家用品,做毛线玩偶的念头一直埋藏在她心里。

  “日本的编织书上有很多精美的玩偶,我就跟着书上的教程依葫芦画瓢慢慢做。”宋君华表示,做玩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先做好玩偶的每一个部位,再把各个部位拼成一个完整的形状,基本做完一个玩偶需要花上一天的时间,但宋君华丝毫不嫌麻烦,她对这个有兴趣,更有耐心。

  然而兴趣并不能拿来当成工作,在那个年代,只有工作才是养家糊口的唯一途径。宋君华只有放弃了心爱的手工编织,寄情于工作。

  1994年,一股下岗的浪潮来袭,把他们全部打翻在了浪花里,宋君华也不例外,但生活仍要继续,她熟知儿童商品的进货、销售各个流程,何不自己开一家童装店?

  说干就干。很快,开元街上80年代都光顾过的“淘气宝”童装店开业了,宋君华自己当起了掌柜。一切都由自己说了算,宋君华很快又拾起了“老本行”。商场淡季时,她就一边看店一边钩小玩偶,碰上光顾的小客人,宋君华也会送上一个,逗得小朋友们兴高采烈地回家。

  “只要有人喜欢我做的玩偶,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肯定。”宋君华的毛线玩偶制作精美、色彩搭配得宜,最重要的是每一个玩偶都包含了她满满的心意。

  如今的宋君华退休在家,每天的日子除了照顾好家人外,剩余的时间,她都花在了毛线玩偶上。

  在她的家里,大大小小各种材质的线团有近40个。“这种是进口的线团要20多元一个,那种是国产的,两种线的手感、颜色及做成的玩偶形状差别都比较大。”宋君华注重线团的材质,价格稍高的进口线团一般只能制成两个玩偶,客人来家中时喜欢她都会送。“做每一个都要对得起这份手艺,要做就要做到精细。”

  宋君华新做成的“Hello Kitty”玩偶,连蝴蝶结上的亮片都是她一片一片串起来钩上去的,裙子上的小花,衣领上的珍珠,她可以一整天只做这一个玩偶。别看这一个玩偶小,但即使是最简单的都有5~6道工序,更何况复杂20多道工序的。“做玩偶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宋君华笑道:“有时候心情不好,一拿起钩针,心情就会平静下来。”

  “现在我报名了素描班,想自己创作的玩偶。”宋君华的生活又变得忙碌了起来,要创作新的玩偶形象必须从基本功开始学。“接下来,我还想开一个手工编织培训班,把这门手艺传给更多感兴趣的人。”

  身怀技艺应与他人分享,宋君华希望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相反,她觉得有人感兴趣,愿意学,能一起交流是一件特别好的事。

  “如果学校、老年大学需要我去上课,我也愿意把这个编织事业教授给他们。”宋君华想找到身边志同道合的人一块切磋技艺,也愿意当手工编织的引路人。

责任编辑:程佳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