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尽瘁 建业爱民
发表时间:2018-02-13    来源:今日桐庐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父辈教给我的勤劳、勇敢、节俭、担当等精神,在30年的工作和50多年的生活中,我一直把它们奉作自己的行为准则,作为我内心的一种价值追求。”这是分水镇副镇级组织员余建民2015年被评为桐庐县双十佳“担当有为好干部”时说的一番话,也是他一生工作、生活的写照。

  2018年2月2日晚上10点多,寒风凛冽,余建民在208省道分水段值班巡查路过一个交叉路口时发生车祸,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1963年出生的余建民,自1988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工作在乡镇一线。他心系群众,脚踏实地,兢兢业业,忘我工作。30年来,他留给当地老百姓的,总是在抗洪防台、森林防火、小流域治理、山塘水库除险加固、拆违等各种急难险重任务中冲锋在前的身影。2004年,余建民被评为桐庐县优秀共产党员。因为在分水镇人大岗位任职时间比较长,被干部群众亲切地称为“余大”。

  2月6日,记者来到分水镇,走访了余建民同志生前的同事、服务过的村民以及他的家人等,通过他们的讲述,了解余建民同志生前的点点滴滴。

  热心工作,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深山中,一条通途拨开积雪,连接山村与城市;外范村,点点灯火交替闪烁,映照幸福与祥和。

  1月底,大雪造访分水镇,处于海拔较高山区的外范村,进村道路很快便被白雪覆盖。此时,外范村里一位去世村民的遗体需要在2月3日早晨7点以前火化安葬,由于大雪封道,殡仪馆的车无法进入村中,死者家属便有了土葬的想法。

  2月2日晚上6点,正在向上海投资商介绍分水情况的余建民接到外范村村监会主任毛祝华打来的电话,反映外范村村民将对死者进行土葬的相关情况。

  天气恶劣,路途遥远,“特事特办”看似无可厚非,但余建民却态度坚决。

  “生态殡葬工作是关乎分水面貌,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现在正是外范村推进生态殡葬的关键期,‘特例’的出现将很不利于工作开展。”电话这头,余建民叮嘱同事继续做好村民的思想工作,在简短地向上海投资商说明原因后,便立即驱车出发前往外范村。

  一边是被积雪覆盖的道路,一边是心有情绪的村民。他布置完清雪工作后,便扎进村民家中,耐心地进行劝说解释。

  好在村民也是通情达理的人,表示“只要能确保逝者按时进行葬礼流程就行”。余建民听完后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多亏有余大指挥协调,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积雪清理完毕。”外范村党总支书记华亮说,扫除积雪、沟通村民、联系单位,余建民总是冲在最前面,正是有他的努力,外范村去世村民的遗体顺利地进行了火化,道路也在最短时间内畅通。

  华亮没有想到的是,2月2日晚上两人在车边的挥手相送,竟成了无声的诀别。

  不惧艰险,永远冲在工作一线

  在分水镇,余建民是出了名的“工作认真、不怕危险”。2006年他从百江镇调到分水镇时,分管城管工作,在他的车子后备箱里,一直放着手套、胶鞋和砍刀,一旦发现森林火情,不论是节假日还是工作日,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他都时刻做好第一时间冲到现场的准备,因此他也有了“救火队长”的绰号。

  2014年汛期的雨下得特别密集,大路村内河道水位持续上涨,村内几根位于河边的高压电线杆被冲倒。接到报告后,余建民立即出发,仅用十余分钟便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在得知附近还有村民持观望态度未及时撤离时,他立即与村干部一起前往村民家中,劝说村民前往安全地带。待群众疏散完毕后,他又折回现场,与电力抢修人员一同作业,直至深夜11点抢修完毕并恢复供电后,他才离开。

  2014年以来,为做好生猪养殖污染整治工作,余建民跑遍了全镇26个行政村、246个自然村的600多家养殖场,关停、拆除了593家无法整治或整治不到位的养殖场,全镇保留下来的23家养猪场全部整治到位,整治工作任务占到全县四分之一以上。

  2015年7月17日晚,塘源村洪坑自然村发生了每小时140毫米的强降雨,引发山体坍塌,堵住了河道,山脚多数农户家中进水,其中有6户农户受后山泥石流影响,家中淤泥达1米以上。由于大多数年轻劳动力都在外打工,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手足无措。在得知情况后,余建民马上赶赴现场。

  此时,洪坑自然村内已是一片狼藉,改道的河水在路面肆意奔流,其高度已快没至膝盖,致使车辆难以驶入。

  车开不进去,那就走进去!余建民穿着套鞋,在水中艰难前行,虽然水流湍急,但他的步伐十分坚定。

  那次抢险用时三天三夜,余建民带领20多名村干部、党员一起救灾,并调派挖机进场作业。直到农户家的地面冲洗干净,水毁道路修复完成,他几乎未合过眼。

  (下转2版)  (上接1版)

  平易近人,心中装着家乡发展

  “工作中是好领导,生活中是好兄弟。”这是同事对他的一致评价。

  “坐我车,我工资比你高。”每当要开车下村,与余建民共事多年的方樟清耳畔总会响起这句话。2012年底,余建民开始分管农业,在分水镇农办工作的方樟清成为他的下属,每次出门办事,他都会叫方樟清坐他的车。

  “我性子急,有时遇到一下子办不好的事就会比较躁。”方樟清说,每次余建民都会耐心地听他发完牢骚,待他冷静下来后,再帮他把事情逐条分析,最终找到解决的办法。

  “余大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和下属打交道很随和,但在工作中却一丝不苟,对自己的要求近乎严苛。走得太突然,太可惜了。”分水镇农办主任徐利萍和余建民相识10年,说起余建民的突然离世,徐利萍无限惋惜。

  徐利萍告诉记者,余建民2006年从百江镇调到分水镇,职务从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换到了人大副主席,角色在变,但工作的热情和干劲一点没变。尤其是2012年分管农业工作以来,余建民和徐利萍就成了搭档。徐利萍说,正是在余建民的全力推动下,分水镇引进了全县第一台农用无人直升机,引导大路粮油生产功能区开展套种、套养,注册自己的大米品牌“横山翠谷”。大路粮油生产功能区2014年被评为省级示范园区。

  除了同事,许多与余建民打过交道的企业对他也是赞赏有加。

  2017年,冠华王食品有限公司因扩大生产需要,计划在东溪村建设二期厂房。前期征地65亩,涉及农户72户。作为农业分管领导和东溪村本土干部,余建民义不容辞地挑起了征地重任,从8月底开始,带着村干部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

  征地拆迁号称“天下第一难”,余建民没少吃闭门羹。但他却毫不气馁,一次不行就去两次,白天没人就晚上去,每天在东溪村召开征地工作碰头会,逐个研究分析,终于在12月底前完成了全部的征地工作。其间,他总会隔三差五地给冠华王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江振明打电话,介绍征地事宜推进情况,劝他不要着急。

  “余大真的太拼了,是个很优秀的干部,不仅认真负责,而且对分水建设与发展十分关心。”每每提起余建民,江振明总是竖起大拇指。征地工作结束后,余建民还特意给他打来电话,嘱咐他一定要尽量让二期厂房建造产生的税收缴在桐庐。

  “在今年的雨雪冰冻天气来临时,余建民也多次到公司的蔬菜、水果基地,反复叮嘱我们做好防灾的各项措施。”江振明说,“正是在他的督促下,基地的大棚再次进行支撑加固,才使大棚在大雪中一个都没倒,我们很感谢他,可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

  “既然企业来了,就要让它发展好、留得住。”这是余建民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正是这样的态度,每当企业找他解决困难,即便不是他分管的工作,他也会积极提供帮助。

  体贴和善,对家的爱深藏心底

  “这些年,老余工作都很忙,常常早上7点多出门,深夜才到家。有时候遇到急事,他是一边穿衣服一边就往门外走。”在妻子林金凤的脑海里,丈夫留给她最深刻的记忆就是一个“忙”字。家里的大事小事,很难指望上他,家里造房子、装修,这在农村几乎是一个家庭的头等大事,但余建民几乎没帮上什么忙,都是林金凤一个人在忙里忙外。

  但“忙”不是余建民留给林金凤的全部,其实余建民心里一直都很顾家。“一日三餐,但凡走得开,他总会陪我一起吃,平时对待家里大的、小的也都很和气,脾气好,会体贴人。”话没说几句,林金凤眼角又溢出了泪水。

  “父母结婚31年来,关系一直非常和谐,几乎没有吵过架。”余建民的儿子余彬斌说,“父亲工作很忙,照顾我的时间很少,小时候几乎都是我妈在管。”

  “父亲因为心脏不好,常年吃药,2012年还安装了心血管支架。但他工作严谨认真、待人真诚宽容、为人正直善良,这些品德深深地影响到了我,他是我学习的榜样。”余彬斌一边揉着黑眼圈,一边低头抽泣道。

  那个走路带风、总有忙不完的事的余建民走了;那个心系基层,永远把服务百姓当作自身使命的余建民走了;那个关心同事,永远把自己推在最前的余建民走了……但他的精神,说过的话语,办事的方法,将会化为一盏明灯,指引着分水镇干部群众不断向前。

责任编辑:陈灵超